《反对完美》读书笔记

2019-12-21 21:52 读书笔记大全 手机版

这是迈克尔.桑德尔教授的一本“小书”,相对《公正》这本大作,《反对完美》只是篇加长版的文章。依然用了一些虐心的案例引发思考,但是本书的观点清晰,过于清晰,基本就和书名一样,桑德尔教授用白左一贯的态度,为科技的进步带来的负面作用,为人类担忧。不像《公正》那样,客观地引导读者自己去思考。一如白左的一贯倾向:对“平等”的重视远高于“自由”。

书里2个重要案例,引发了思考:

一、定制耳聋

几年前,一对伴侣(女同性恋者)决定拥有一个孩子,由于两人都失聪,并以此为傲,所以她们决定这个孩子最好也是聋人。莎伦·杜谢诺和坎迪·麦卡洛跟其他以聋哑自豪的团体成员一样,认为耳聋是一种文化认同,不是一种需要治疗的残疾。“耳聋只是一种生活方式,”杜谢诺说,“身为聋人,我们觉得自己很完整,我们想要跟我们的孩子分享聋人团体美妙的一面——归属感及连接性。身为聋人,我们真的认为我们过着丰富的生活。”

两人期望怀一个失聪的孩子,因此找到一个家族五代都有聋人的精子捐赠者,后来果然成功了,她们的孩子——高文天生失聪。在《华盛顿邮报》报道了她们的故事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众多的谴责声,这对初为人母的伴侣大感惊讶,而绝大多数的责难,集中于指控她们蓄意将残疾加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杜谢诺和麦卡洛否认耳聋是一种残疾,并且辩称她们只是想要一个像自己一样的孩子而已。杜谢诺声称:“我们不认为我们所做的,跟许多异性恋伴侣想要孩子时的做法有多大不同。

二、生化运动员

体育界对兴奋剂的态度一贯强硬,对另外一些“辅助措施”却态度暧昧。例如:起初,赛跑选手是不穿鞋的,穿上第一双跑鞋的人说不定呗指控污染了比赛。鲨鱼皮泳衣曾经帮助“飞鱼”索普赢得冠军,虽然几年后又禁止运动员穿全鲨鱼皮泳衣,但是索普的金牌并没被取消。那阿姆斯特朗的7个环法冠军为什么必须被剥夺呢?泰格伍兹以前视力极差,看不到视力检查表上大大的E字,于是他在1999年进行激光视力矫正手术来改善视力,便赢得了接下来的无常比赛。

第一个例子想引发的思考是:定制有缺陷的孩子,会被人谴责,理由是不公平。那利用基因科技定制或者筛选孩子,算不算不公平呢?如果允许基因定制各方面都优秀的孩子,那对没有做定制的孩子来说,是不是不公平呢?

第二套系列案例,其实想激发读者的想象力,如果技术手段不断发展,让运动员通过合法的途径变的更强,那获得的成绩还有意义吗?还值不值得人们花大量时间精力去训练?所谓的体育精神还能不能激励人类不断突破自我?

作者对这些问题表达的是担忧,认为人类在技术进步时,应该对生命抱有足够的敬畏,不应把追求完美作为终极的追求。

这样的担忧在人工智能快速发展的今天,确实遇到了真实的道德难题。比如自动驾驶技术,究其根本就是个算法问题。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么处理,这些都要事先写入程序。桑德尔教授《公正》一书里开篇的例子就是一个难题:正常行驶的车道上有5个人,来不及刹车。同时,往右变道的话,车道上有1个人。这时需要做一个选择——继续往前,撞5个人?还是往右打方向盘,撞那1个人?这种事情对人类司机来说只要临了凭本能处理,事后不会有人责怪。但是人工智能不一样,它必须实现设定算法,也就是事先判断5个人是不是比1个人更有“价值”。这就涉及伦理道德问题了。

我在看这本书时,另外还开了点脑洞:未来当生物科技发展到可以随意改良人类基因,制造出超级人类的时候,一场战争就不可避免了。一方面是来自美国等相对文明和发达的国家会像抵制克隆人一样抵制这种行为,另一方面是来自ISIS等恐怖组织,全面制造超级人类作为发展科技和军事实力的工具。

这一矛盾看似和现代核武器问题很像,但是其实施难度要比核武器容易得多。比如:原材料容易取得,规模小以至于难以被发现,实施结果具有隐蔽性和潜伏性等。

最麻烦的问题是——这一“工具”是人类,不像销毁核武器那样大快人心,背后面临的是极大的道德和伦理问题。想想都有点心寒呢,科幻片里的事情真的不可避免吗?

【补充观点:和桑德尔教授的上一本书《金钱不能买什么》一样,对社会不公,人类贪婪的控诉能够吸引足够多的注意力。这有点像发达国家谴责发展中国家破坏环境,要求那些国家放慢发展的速度。领先者该不该用“先进”的道德伦理去批评落后者?批评了有用吗?军事干涉有用吗?川普的上台,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